陌上花开. 归心尚湖

春日迟迟,陌上花开。

春天的尚湖,湿漉漉的空气中,似乎夹杂着淡淡的杏花香。

潇潇的烟雨,将尚湖变成了一幅浅淡的画。不远处的岛屿和虞山,索性将秀色都藏进了白色的雨雾里,只能看到一个灰色的轮廓。

行走在湖堤之上的我们,被这种诗意的朦胧所打动。于是关于尚湖的前世与今生,关于湖上过往的那些人和事,引发了我们无穷的兴趣。

那一面湖水

让蝴蝶拥有晶莹的翅膀

尚湖其实很大,水域面积800公顷,比杭州西湖大三分之一。

从虞山上俯瞰尚湖,就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中间的串湖大堤,是蝴蝶的躯干,两则的环湖大堤,勾勒出了蝴蝶的双翼。湖中散落的七个小岛屿,就仿佛是翼上七块美丽的图案。当地人称这一景观为“飞蝶扑山”,山是虞山,蝶是尚湖,虞山和尚湖,就这样依依相恋。

尚湖曾叫西湖,因为位于常熟城之西。改为尚湖,也有纪念姜尚曾在此垂钓之意。当年,为了躲避商纣王的暴政,姜尚远离商都隐居到虞山的石室里。他流连于尚湖的美景,以钓鱼为乐。

今天,姜老太爷的塑像依然庄严静默地端坐在湖边,他双手平持着鱼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种淡泊与超然,或许正是尚湖今天所禀承的一种精神内核。

在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和传说中,即便是像姜尚这样老少皆知的人物,也只能占据小小的一个角落。所幸的是常熟人,为他留下了这个湖名,也留下了这个美好的故事。

其实尚湖的历史,应该从5000年前说起。早在那时,这里就已经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农民在尚湖三条桥一带取土的时候,挖掘到了一些玉琮玉壁等器物,经考古学家认定是良渚文化中晚期的文物。如今,这些文物的复制品,被放在尚湖山水文化园中的双亭之中。

五千年时光流过,尚湖阅尽了人间万象。历史上的那些湖上过客,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只有尚湖,静静地躺在城之西侧,润泽着一方土地。

那一场烟雨

让我们遇见唐伯虎

在绵长而又细密的春雨之中,我们沿着历史的脉络,走读尚湖。

同样也是在一个雨季,吴中才子唐伯虎来到尚湖。他一心要在这里画出一幅绝世佳作,与常熟大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媲美。他雇来一艘小船,行至湖心。时值黄梅时节,他所面对的虞山和尚湖,时而烟雨迷蒙,时而云蒸霞蔚。每画好一幅,他都觉得既像又不像。

就这样从早到晚,唐伯虎总共画了七十多幅,统统被揉成废纸扔在船舱里。这位一向颇为自负的吴中大才子被难倒了,心里不禁涌起一丝惆怅,从此之后他再也没画过虞山。这之后,民间多了一句俗语:“唐伯虎画虞山,又像又不像”。

可惜的是,唐伯虎的那些未绘成的画作终究没有流传下来。今天我们在尚湖唯一能寻到的关于唐伯虎的踪迹,便是唐寅系舟处。空留一块石碑,没有舟,也没有唐伯虎风流倜傥的身影,只有连天的湖水和潇潇的烟雨。

我想如果时光能够穿越,唐伯虎看到今天的虞山和尚湖,是否能够完成他的画作?答案恐怕也是“很难”。因为尚湖美就美在她的变幻无常。一日景不同,四季色各异。春天的时候水平如镜,繁花盛开。夏天的时候碧水盈盈,荷香四溢。秋天的时候金波闪烁,红枫如荼。冬天的时候山茶傲霜,芦花似雪。

尚湖的四季,没有一刻是苍白的,又岂是几幅画所能展现完整的?

那一段传说

让山水变得生动

明朝,38岁的进士丁奉辞官回乡。

他回到尚湖,突然被故乡的山水深深打动,他明白这里才是自己心中一直追寻的精神家园。于是,他在尚湖边住了下来,兴酣落笔,写就了闻名古今的《尚湖赋》。

今天,在尚湖山水文化园入口处的照壁上,我们能拜读到完整的《尚湖赋》。这块照壁,也是江南各景区中最大的一块,正面贴着白色的花岗岩大理石。《尚湖赋》全文共约890字,介绍了尚湖历史的由来,描写了尚湖的四季景色以及自然生态环境等。字里行间,透露出作者对尚湖的炽爱。

绕过照壁,便是弦歌台。弦歌的意思,就是用悦耳的琴曲,配合诵读和歌唱。相传孔子唯一的南方弟子子言,常用弦歌来教化“夜不闭户”的民风,用礼乐来弘扬“路不拾遗”的道德。后人为了纪念他,故而建造弦歌台。

站在弦歌台上远眺,便能看到虞山的大致轮廓。山抱湖,湖绕山,在温婉与刚健之间,江南的山水之美就这样得以演绎。也因此,有人将尚湖的山水文化园,比作是一个浓缩的江南园林。

移步换景,我们来到了拂水堤。这条堤正是俯瞰尚湖状似蝴蝶的躯干部分。它因一代才女柳如是的《月堤烟柳图》而成为名堤,每到春季,长堤上姹紫嫣红,杨柳婆娑。从远处看,就像是一条绿色的彩带在轻轻拂过湖面,因此得名“拂水堤”。堤上有一座十七孔桥,月夜时分,十七个桥孔倒映在湖水之中,与月影相互串连,那场景如梦如幻。

同样与月有关的还有“湖桥串月”,是虞山十八景之一。在尚湖的西北方向有一座石桥,叫湖桥,桥有三拱门。在这一处的湖底,建有同样的一座桥,月圆时分,当月亮升至一定高度的时候,拱桥和月影相套合,投在湖中别有奇观。可惜我们没能在晚上观得这一胜景,也算是留一个再来尚湖的理由吧。

最值一提的是用一万二千多吨黄石垒积而成的天岩假山。从远处看,整个山体高底错落、气势雄伟。一帘水瀑自上倾斜而下,飞溅起无数的水珠。假山一则是卵石滩书法刻石,虞山的书法篆刻艺术历来有名,风格自成一派,且对江南篆刻流派的影响极深。在虞山众多的刻印大家之中,最有名的当数赵古泥,他的作品古朴拙茂、刀法凌厉。

当年,书法大家于右任听说赵古泥的书法神似翁同龢,篆刻堪比吴昌硕,长像又与自己有几分酷似。于是爱才曲驾前往探访,两人握手相对大笑。在同游尚湖之后,他们留下了一首诗篇:“尚父湖波荡夕阳,征诛渔钓两难忘”。

山水,因为有了文化而生动。在尚湖的山水园林中,这种生动处处可见。

那一场花事

让春天妆容华丽

春天看牡丹,相约尚湖来。

一直都只听说过洛阳牡丹,没想到在尚湖居然还有这么大一片牡丹园。

牡丹本来生在北方,为何地处江南的尚湖也有牡丹?这件事情还得从上世纪90年代说起。1990年,尚湖成功地引种了常熟杨园具有350多年历史的姚姓家传牡丹。从此,国色天香的牡丹花就在尚湖边扎下了根。

经过近二十年牡丹北花南移的栽培工作,今天的尚湖牡丹园占地约2万平方米,有来自我国河南洛阳、山东荷泽、江苏盐城等地的牡丹品种200多种,种植牡丹近2万株,被誉为“江南最大的牡丹园”。每年的三四月间,到尚湖赴牡丹花会已成为一大盛事。唐刘禹锡诗云:“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芜蓉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又是一个春天,让我们共同期待一场华丽的花事之约。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心安即是家,尚湖的纯净与平和值得托付心灵,所以许多人选择了与它长相厮守。尚湖给予他们平静和幸福,他们回报了感恩与怀想。

走过万水千山,依旧归心尚湖。(摘自:常来常熟微信,作者:米兰,上报:常熟市旅游局)

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州旅游攻略网_苏州自驾游 » 陌上花开. 归心尚湖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