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北洞山西汉楚王陵

余国荔 2021-09-16 14:32

楚王陵古今变迁

1995年末,新华社的一条消息说:一件最完美的“绝品”金缕玉衣在徐州狮子山楚王陵被发现。这种古代君王方可享用,据说可以使尸体不腐、灵魂不灭因而能让人“永垂不朽”的特殊葬衣,是用4000多片大小基本相同的玉片用金丝串连起来的。刘邦建立汉朝后封了许多王,将徐州地区分封给他的同父异母弟弟刘交(第一代楚王),第二代楚王是刘郢,第三代楚王是刘戊,第三代楚王刘戊为七国之乱时的反王,以前一直认为狮子山汉墓的主人是刘戊。2002年7月经专家考证,狮子山楚王陵墓主为刘郢。狮子山楚王陵是西汉早期分封在徐州的第二代楚王刘郢的陵墓,它位于中国东部江苏省的徐州市三环路狮子山,四千余件兵马俑是楚王陵的重要陪葬品,它发现于1984年,时隔十年后,发掘了主人墓——楚王陵。楚王陵位于徐州东郊狮子山南麓,凿石为室,穿山为藏,墓室嵌入山腹内深达百余米。其庞大的规模、恢宏的气势、奇特的建筑结构,无不令人叹为观止,在国内外引起了轰动。墓中出土各类珍贵文物二千余件(套),有金、银、铜、铁、玉、石、陶等质地,其中不乏倾城倾国的艺术珍品,如雕龙玉璜、弦纹玉环、雕花玉厄、螭虎纹玉饰、镶玉漆棺、铜扁壶等,均是国内考古的首次发现,尤其珍贵的是科学工作者根据王陵中残留的楚王遗骨,首次成功地复原了二千一百年前一代楚王的形象。在中国的汉代,盛行灵魂不灭,祖先崇拜和儒家孝道思想,普遍认为“人死辄为神鬼而有知”,由此产生了“事死如生”的丧葬观,在墓室的形制和结构上也极力摹仿现实生活中的地面住宅,而且在随葬品方面尽量做到应有尽有,几乎包括了生人所用的衣食住行各方面的一应物品与器具。徐州是江苏、山东、河南、安徽4省边界的交通、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有史以来,围绕徐州进行的战争多达200多次,抗日战争时期的台儿庄战役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淮海战役均为争夺徐州进行的。徐州又名彭城,历史上就有“自古彭城列九州,龙争虎斗几千秋”之说。这里是汉高祖刘邦起家的地方。西汉建立后,刘邦分封诸王,将徐州周围36个县划为楚国,分给他的弟弟刘交楚元王,史称楚王,此后共延续了12代楚国,他们死后都葬在环绕徐州的山丘之中。至今考古学家已发现了8位楚王的陵寝。可惜的是,这些陵寝已被盗掘过不止一次,真是十墓九空。徐州周围有很多以“洞”为名的山,如山洞山、南洞山、东洞山等,其实,这些洞就是被洗劫一空的古徐州东郊的狮子山就是这样一座不起眼的,海拔只有60米高的小山包。徐州已发掘的汉墓群、兵马俑和位于北郊茅村附近的东汉画像石墓被并称为“汉代三绝”。然而狮子山楚王陵的发现,还要从汉兵马俑的出土引起考古学家们的重视说起。1984年冬天,一部推土机在狮子山的西南部取土时偶然地铲出了一批汉兵马俑,这是继1965年夏季陕西咸阳发现汉兵马俑、1974年春季在西安临潼发现秦始皇兵马俑之后我国出土的第三批兵马俑。徐州兵马俑博物馆于1985年建成对外开放后,考古学家们并没有停止他们的工作,而在思考着一个问题:这样规模宏大的兵马俑为何葬在这里?从已经发现的咸阳兵马俑和临潼秦始皇兵马俑来看,这里一定是汉代某个王陵的陪葬物。考古学家们开始寻找,目光渐渐地集中在这座状如卧狮的山丘上,他们草拟了各种有关陵墓形状的模拟图,利用各种仪器进行探测,还请来了地质勘查队钻孔探究,然而却一无所获。勘探工作进展的非常困难,当时由于山丘上已生息繁衍着几百户人家,民房鳞次栉比,不能采用大规模的普探,而是采用梅花桩的勘探方法。尽管如此,探察还是要受到干扰,花钱征用民房由于经费和各种原因也未能全面展开,这种漫无边际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做法只得作罢。有一次考古人员在征用了一户民房打下的探沟距楚王墓的外墓道仅10米之远,就此失之交臂一晃6年过去了。考古队员就是这样在小小的山丘上一找就是6年。1990年的一天,徐州汉兵马俑博物馆馆长、考古学家王恺在狮子山村里找线索与老人闲聊时,听了86岁老人张立业说,他家祖辈挖过很深很深的大地窖,其中最大一个能放1万多千克红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与老人的交谈使这位考古学家心里一动,他想狮子山上都是石头,怎么可能挖出这么大的地窖,职业的敏感驱使王恺即刻意识到这是一条非常有价值的信息。考古队员在张立业老人的配合下在张家已废弃的地窖里开始了寻找历史的遗迹。当探沟挖到地下3米时,发现了外墓道上人工开凿的痕迹,这一消息传出,人们欣喜若狂,多年的盼望,终于来了。为了弄清陵墓的具体位置和外围结构,他们又作了勘探和探沟,化了整整2年时间,直到1992年才最后确定楚王陵的位置,它距离陪葬的兵马俑队阵只有500米远。上报和论证徐州狮子山发现楚王陵的报告很快就转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狮子山的居民陆续开始搬迁。一切挖掘和准备工作在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进行着。1994年11月,国家文物局批准了发掘狮子山楚王陵,并将徐州狮子山楚王墓的开掘列为199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首,建议在那里建造一座以汉代文物为主的博物馆。由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俞伟超等6名专家和6位年轻的研究人员组成的考古队开始了楚王陵田野考古发掘工作。这对每一位参加考古工作的成员来说实在是太幸运了。年长的专家欣慰于自己有幸亲历这样大墓葬的发掘,而对年轻队员来讲则是庆幸得到了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楚王陵是座坐北朝南的陵墓,有12间房,使用面积达850多平方米,它将狮子山掏空了半座。陵墓采用的是汉代流行的横穴岩洞式,却又开凿了一个巨大而方正的天井,这在以往开掘的汉墓中从未有过,为了清理天井中的夯土和填石,人们用铲车、吊车作业也花去了3个多月时间。然而狮子山并不是一座土山,和徐州周围不少山丘一样,它是座石头山。可想而知,在当时条件下开凿这个硕大的天井,凿石、夯土量约..5000立方米,靠的全是人工一斫一錾,不知要耗尽多少人的生命,实在是令人吃惊。专家们推测,这座规模宏大的楚王墓在当时至少也得化..20年才能完工。据史料记载古代皇帝与王侯从即位起就为自己造墓,并且把每年从府库中挑选的财宝放进墓里,以致死后也陪伴他荣华富贵。这座天井就像奢华而美丽的大厅,高达..11米之多,长达..117米的墓道就是穿过天井通向山体深处神秘的地下世界。规模巨大、结构独特、设计颇费心机的狮子山汉墓也是在劫难逃。发掘之初,考古人员就在天井中部的填土中找到了一个盗洞,它斜向西北方向,没有丝毫偏差地直通向塞门。盗洞外口小仅能容身,里面的直径却有9米多。内墓道是由..4块一组共..4组塞石严密地堵着,可以清楚地看出当时盗墓人在一组塞石上凿成“牛鼻扣”,穿了绳子连撬带拖将..4块各重达..6吨的塞石硬拉出墓道,这种全凭人工的作为令现代人难以想像。当他们走时,也不是仓惶逃窜,而是将盗洞填上、堵住,这一堵就堵过了2000多年。可见当时盗墓者的组织严密、做事谨慎,一般被盗过的墓葬里总会留下点痕迹,可是这里竟一点儿也没有。考古是一项极其艰苦而枯燥的工作。常年工作在野外,发掘时要选择干燥少雨的冬季,多数现场狭窄,为了保护文物不受人为的损坏,加上安全等因素,不可能使用人海战术,挖掘者每天仅用一块塑料布铺垫在地上,或蹲或跪在湿冷的泥土上,用竹签小心翼翼地清理文物,有时几小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连直一下腰也不行。因此,关节炎、动脉硬化、静脉曲张等是考古队员的职业病。继..2000多年前盗墓者之后第一个进入楚王陵的是邱永生,虽说考古人员都称得上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可是真正要一个人爬入那封闭了..2000多年的阴森世界,谁的心里都难免会有点发怵。1995年..2月..28日,主墓道内淤泥被清理完毕。那天晚饭时,如今已日狮子山楚王陵公园管理处处长的邱永生副研究员忍不住喝了点酒,这不仅是为了驱寒防湿,也是为了壮胆。当时他和队友在湿漉漉的地上爬呀爬,准备了..50米长的照明路线还不够,只得再加长。当墓穴深处骤然放出光芒时,景象实在令人难以忘怀。地上淤泥有..50~60厘米厚,泥土里间有碎玉闪着幽幽的光,那些也许已生长了几千年,至今“活着”的草根、树根穿透了厚厚的山体,在潮湿的地宫里长大,显示出了惊人的生命力。考古队员们就是在这神秘的地下宫殿里亲手触摸着..2000多年前楚王的宝物,那种足以使人忘记所有疲劳与艰辛的激动,激励着他们忘我地工作,一蹲、一跪就是半天。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楚王安睡的一只镶嵌着..1600多块玉片拼合成各种图案、空白部位则绘着汉代漆画,长..2.8米、宽1.04米的玉椁已被盗墓者砸开,玉片碎了一地,裹着金缕玉衣的楚王已失去昔日的威风,被盗墓者毫无顾忌地拉了出来,全缕玉衣也被剥去,七孔中塞着的金玉和身上佩着的金印都被搜去。楚王的遣骨已被渗进地宫的水冲得四分五裂,尸首分离、肋骨四散,夹杂在一片碎玉和泥土中间,那场景真是惨不忍睹,令人感慨万千。但是职业责任感的驱动和对考古的敬业精神,使他们忘记了恐惧,在清理文物时,时时猜想那会不会是一件举世无双的国宝,这种期待实在令人心焦。好在盗墓者仅在主墓室内进行扫荡,主墓室外的3间耳室,当年没有被盗,在这几间耳室里留下了可观的文物和完整的现场。如果当年盗墓者在拖出塞石和挖土时只要再进人10厘米或者20厘米,那么这几间耳室也会被扫荡一空,回想起来真是令人不寒而怵,幸好他们没有发现。楚王的金缕玉衣虽被剥了下来,但从散落的4000多片玉片的种种迹象表明,盗墓者只是为拿走金银,却没有动那些质地上乘、工艺精致、光彩照人的玉磺、玉壁、玉杯、玉牙冲、玉龙等,而这件件是国宝。经清查共有200多件套完整的玉器。因为汉代对使用玉器是有严格的等级规定,普通人是不会有名贵的玉器,若有则等于告诉别人这些东西来路不明,不是偷来就是盗来,会招来杀头之祸。正因如此,墓中的这些玉器得以完整保存下来,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是,他们拆下了金缕玉衣的金丝,这些串起玉片的金线足有2~3千克重,一件世代“绝品”的金缕玉衣从此金玉分家。从散落的玉片来看,每片玉上都有4只以上钻孔,这些钻孔细小的只有如今最小号的缝衣针大小,且紧依着边角工整地排列着。可以想见当年的手工艺已达到了何等程度,更何况那用来串缀的金丝又是缕得这么精细,这在2000年后的今天也是绝对精品。狮子山楚王陵的挖掘工作已近尾声,在考古学家眼里用4000多片和阗(今新疆和田县)玉制作的金缕玉衣不是唯一也不算最重要的“宝贝”,这项修复玉衣的工作已着手进行。而真正重要的是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墓葬之一,它集中出土文物1500多件套,是完整而难得的研究资料,它有力地促进了我们对汉代文化的研究,同时也丰富了徐州汉文化的内涵。楚王墓的发掘像许多遗迹一样,打开古墓只是窥视了历史的一角,有待我们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去研究探索其中的奥秘。根据出土的文物,专家们推测徐州狮子山的墓主人是西汉第三代楚王、刘邦的侄孙刘戊。由于金印被盗流失,推测便难以确证。据史料记载,刘戊是汉史上有名的“七国之乱”的反王之一,兵败后自杀。为此疑问便起,兵败后的楚王还能这样风光地穿着御赐的金缕玉衣下葬吗?侧室里还会有陪葬者?这些都有待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们进一步研究

徐州的楚王陵

南洞山楚王墓共有两座东西相连的大型墓葬,一号墓甬道中部有一耳室与二号墓相连。墓道口开凿于段山半山腰间,露天墓道全长26.4米,墓道北端宽1.1米,高达7.5米,人临于此,仰见蓝天一线,气势雄伟。墓内是笔直狭长的甬道,甬道全长48.2米,宽1.1米,高1.75米至1.85米之间。甬道地面为什么会后高前低呢?文化局文物管理处夏凯晨处长告诉记者,古人将墓凿成后高前低,墓内的积水就会自然流出,这种布局和设计主要是为了便于排水。一号墓共有5个墓室。穿过前室就进入了最吸引人眼球的后室,后室是放棺椁的地方,该室长9.4米,宽6.5米。一号墓墓室中部偏南有一根擎天柱。所谓擎天柱,就是依山凿出的支撑墓的石柱。这根擎天柱基本为方形,长1.2米,宽1.1米,高1.75米,柱的上部与墓室顶部相接处凿成抛物线,造型十分美观。二号墓与一号墓相距8米,虽与一号墓相连,但规模却要小得多。使探奇者兴趣倍增的是二号墓的主室,该室长4.15米,宽4.7米,四周高1.8米,室中心最高处3.33米,这样,这间墓室就像一只半球,室顶为典型的穹隆形顶,这是徐州一带楚王陵墓中仅见的一例。据夏处长介绍,这种穹隆形顶有可能是全国最早使用的穹隆顶墓葬。还有一点令大家奇怪的是,坐北朝南的楚王墓应该楚王墓在西,王后墓在东,不知为什么这座墓完全相反。夏处长说,这是一个例外,也是一个谜。南洞山两座墓总面积400多平方米,其中甬道的面积约占一半,一号墓全长80米,是徐州楚王墓中最狭长的一座。可是,建墓者可能没有想到,这座最狭长、防盗性能最好的墓葬,是目前已知楚王墓遭盗掘最早而又最彻底的一座。据文献记载,早在明代以前这两墓即被盗掘一空。

徐州汉楚王陵墓群的汉墓资料

徐州是西汉高祖皇帝刘邦的故乡和发迹之地,对这块卧龙宝地,西汉历代统治者都异常重视。刘邦称帝的翌年(前201年),即封其弟刘交为楚王谥号楚元王,传八代。第八代楚王刘延寿时,因与广陵王胥谋反被诛除国,历时132年。宣帝甘露三年(前51年)宣帝迁其子定陶王刘嚣事楚,再传四代,王莽时绝,历时59年。西汉一朝,楚王两传十二代。汉朝有制,封王死葬封地。十二代楚王应有十二处陵墓其位置当在徐州附近。近年来,通过文物工作者的辛勤劳动,已调查和发掘了八代楚王的陵墓,为探讨西汉楚国的历史积累了殷实的实物资料。(一)楚王山汉墓群楚王山位于徐州市西十公里的铜山县大彭镇境内,山体东西走向,主峰高195.1米。墓群位于北坡,现存五座汉墓。1号墓是主墓,位于山体向北伸延的山头上,山头高70米,其上有褐色夯筑封土,高约10米,上方下圆,周长约200米。在封土东约30米的坡上,可见墓口。在其东有用碎石堆成的斜坡,长约百米,直至山下,这些碎石,显系造墓时凿岩的废弃物。封土南30米处的山头与主体连接处,人工凿制出一条东西长60余米,宽约5米,深4米的沟,似为防止主峰洪水下泻冲刷墓葬封土而特建的排水沟;2号墓位于1号墓山脚下,为一东西长135米,南北宽约60米,高约20米的封土堆,似为1号墓的陪葬墓;3号墓位于2号墓东125米亦为陪葬墓,为覆斗状,底园上方、底部直径约为60米,顶部20米见方,高12米。墓之东半部,被村民采土削去约五分之一。夯层明显,层厚10-20厘米;4号墓位于3号墓东约200米,呈覆斗状,底部每边长约60米,高13米,顶部每边长17米,原为斜坡,后呈四级坡阶;5号墓位于4号墓西北角,封土较小,其形亦呈覆斗状,高不足4米,每边长22米,也应是一座陪葬墓。《后汉书·郡国志》注引《北征记》载:“彭城西二十里有山,山阴有楚元王墓”。郦道元《水经注》“获水又东经同孝山(即楚王山)北,山阴有楚元王冢,上圆下方(实为上方下圆),垒石为之,高十余丈,广百步许,经十余坟,悉结石也”。“《铜山县志》也记载了这一问题:“楚元王墓上圆下方(实为下圆上方),垒石为之,高十余丈,广百步许。另有古墓数十处,皆垒以巨石,相传为刘交子孙墓。”北朝宋传亮《修楚王墓陵》记述当时还在陵侧住有五户守陵人家,经常洒扫陵墓,依时祭奠。看来在北朝时期,楚元王陵的规模还相当可观,不仅有十余(几十座)墓,而且墓侧住有保护陵墓的人家,并依时祭墓,墓的周围用特制的石块砌筑,十分壮观。今天昔日的景象已不复存在,硕大的封土堆经过两千年的水土流失,没有了当年的气势,墓周砌筑的巨石,已为村民拉去铺路建桥,坟堆上长满了荒草和荆条。1997年元月一群盗墓贼子,他们经过精心策划,两次盗掘了楚元王墓,不少文物被他们盗走。为了解墓内盗掘情况,徐州博物馆副馆长梁勇同志曾顺着盗洞进入墓内探查。绘制了示意图发表于2001《文物》第十期上。若梁勇绘图准确,该墓既具有竖穴墓的特征又具备岩洞墓的特点,很可能开了岩洞墓的先河。目前这里已成立了文物保护机构,对这一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划出了保护范围,树立了保护标志。(二)南洞山汉墓南洞山汉墓位于徐州市东南15公里的铜山县潘塘乡。两座墓开凿于段山之南坡,座北朝南,方向正南北。东侧为主要墓葬,男性墓(编号M1)西侧为从葬墓,即为女性墓(编号M2)。二墓皆早年被盗,在二号墓甬道壁上阴刻出“至大年”三个字,看来该墓盗掘年代至少在此之前,至大为元武宗年号,只存在一年(1308年)。明代又在二墓道前建庙,立有石碑一通,记载庙会盛况。M1由墓道、甬道、耳室及墓室组成。墓道分前后两段,前段呈长方形、平底,后段呈喇叭形接甬道,墓门(即甬道口),高1.85米,宽1.15米,甬道长约50米,距墓门18米处的西壁凿有耳室,呈正方形,每边长4.5米。甬道北端接墓室,前室南北长5.4米,东西宽7.35米,高1.95米,前后室之间有宽2.25米,高1.95米的过道,后室较大,南北长6.75米,东西宽9米,高2.15米,后室中间近北处有一正方形石质擎天柱。直径1.8米见方。该墓除墓道、甬道及耳室做成外,其他部分均未按原计划完成,特别是墓室顶和壁凿制粗略,很多地方都有未完工的痕迹。有人说墓室为盝顶,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M2位于M1西约8米,亦有墓道、甬道、耳室、墓室诸部分组成,但规模要小得多。墓道呈长方形,位于M2前端,但没有喇叭形的部分。甬道高、宽同M1,但很短,甬道东、西两侧各有一耳室,斜向相对,大小不等。墓室呈正方形,约3米见方,高度同M1后室相同,但是,在该墓后室的东北角处向东北凿一隧道,恰与M1耳室西壁相通。此墓亦未按原计划完成。二墓早年被盗惨重,未见任何文物,只能以据其型断其年代。(一)北洞山汉墓群北洞山汉墓位于徐州市北十公里的京杭大运河北岸、津浦铁路西侧的铜山县茅村镇洞山村。因该村位于徐州市北,俗称北洞山。村中有三座山头,东南一山称桓山,山中有一石室墓,早年遭盗,墓道两壁上有不少后人题记,传为宋大夫司马桓魋墓。实为一汉墓。村中部的另一山头,其上封土成峰,土呈棕褐色,人工夯筑,夹杂有绳纹、弦纹灰陶片及较多的绳纹瓦片。封土高度约20米,范围直经约百米。封土多为村民取走他用。1954年5月,村民取土时发现该墓。从墓内取出桥形铜印两方,印文为“楚宫司丞”、“虹之左尉”;青玉璧两块,铁剑两把,陶女俑七件及许多铜钱。1980年夏季,村民在封土南约10米处挖取石料,再入其墓,取出各种陶俑30余件,还有石磬、井栏等。俑身施有黑、白、红、绿、黄、赭等彩,制作工艺水平颇高。1986年9月至12月,徐州博物馆会同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实习队对该墓进行发掘。该墓凿山为室,因山而葬,依山为陵,坐北朝南,由墓道、主体墓室和附属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位于南端,由前后两墓道组成,前道宽约5.8米,后道宽约3.5米,后道两侧壁凿出七个小龛,东四个,西三个,龛平顶,每龛约1平方米,每龛置彩绘陶俑30件左右;主体墓室位于墓道北端,由墓道、耳室、大门、侧室、甬道、横室、主室甬道、主室及厕所等部分组成,为石灰岩山体中凿石造室,总长21.5米,最宽处达15米,是该墓的主要部分,凿造工艺异常考究,各室裂隙部分用特制料石镶砌,四壁平整,部分抛光,同时用灰砂抹平,涂以青灰色涂料,再用朱红刷涂,整个墓室红彤彤,华丽壮观。各室顶比较复杂,既有平顶,又有两面坡顶,还有四面坡顶;甬道、墓道皆用特制塞石封填,此墓塞石为特别加工,两两相对,榫卯扣合,非常坚固;甬道部分用十二块分三组封填,棺室门道也用四块塞石两两并列上下相叠,墓道北端亦填以塞石,但石块小不统一,明显有些简略。附属建筑部分位于墓道北端的东侧,在墓道北端有通道,该部分地平比主体部分降低约3米,有阶梯相通,由十一个室构成,其功能分别为舞厅、更衣室、库房、仓房、厨房、柴房、厕所等,长24米,宽16米。为凿石成穴,砌石为室,每室壁砌石九层,石料厚薄不均,室顶用条石人字形排成两坡顶,其上复以土,顶部石面部分有朱书题字,主要为石材编号和尺幅,这些石室,形状相似,宽窄大小有别,最大室长15米,宽3米余,面积达64.6平方米。在厨房中设有灶具,厕所中有蹲坑,贮藏室中有谷物碳化痕迹,有方形水井,上有复斗式井台。整个附属建筑,工艺有些粗糙,全部用毛茬石头,未做抛磨处理。厕间与库房等部位,用特制陶制空心砖相隔。从发掘现场观察,该墓曾多次被盗。但仍有甬道西侧室和墓道两侧七个石龛未被盗墓者发现,保留下222件彩绘陶俑和金带钩等重要文物。其他部位虽被盗扰,仍清理出彩绘陶俑、陶容器、铜弩机,铜箭头、铜铺首,铜质封门器、金带钩、玉剑饰、玉兽、玉剑格、玉珌、玉璧、玉璏、玉觹,鳞形玉衣片、玉环、石磬、铜印,玻璃杯及铜钱等各式文物600余件,特别是铜印、“半两”铜钱和鳞状玉衣片等,有些填补了汉墓发掘的空白,对考证该墓年代起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该墓的附属部分,是以往汉墓中未见过的。据“发掘报告”考证,墓主为第五代楚王安王刘道。2004年11月9日《中国文物报》头版发表了葛明宇、孙凤娟二同志的文章,指明该墓墓主不是第五代楚王刘道,而应是第二代楚王刘郢客。我认为该报告把其墓年代订在第五代似靠后了,定在二、三代较合适。其因有:1.其墓出土文物与第六代楚襄王刘注墓出土文物比较差异太大。2.其墓葬形制也是从第五代到第六代也是跳跃式,不应差别那么大。3.该墓出土钱币2/3以上为早期钱也不合理,应为时代越晚早期钱越少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4.第五代墓已到了武帝元狩之后,由于武帝推恩令已实施,王国势力弱小,难与皇室抗衡,五代楚王刘道怎么可能用属于东海和彭城的官印陪葬呢?疑点很多现列举这四点供方家研考。在墓北约百米处,另有一山,叫后楼山,考古工作者已经在该山上发掘出十余座竖穴石室墓,这些墓多在一侧或一端凿有洞室,出土器物也较丰富,计有玉璧、玉璜、玉枕、玉覆面及一些铜器、陶器等。显然这些是北洞山楚王墓的陪葬墓。关于“司马桓魋墓”,有人考证为北洞山楚王墓的王后墓。(二)驮篮山汉墓该墓位于徐州市金山桥开发区的王庄村村东侧驮篮山上。该山有东西两个山头,在山的南坡开造了两座墓,西侧为一号墓,东侧为二号墓。该二墓于1987年由徐州汉兵马俑博物馆根据群众反映调查发现。1989年10月至1990年4月由徐州博物馆考古队进行发掘。两墓凿山而葬,规模宏伟壮观,结构奇特,工艺卓越。经发掘者考证,两墓为西汉早期某代楚王夫妇墓地。一号墓由墓道、甬道及13个墓室构成,室内建筑面积200多平方米。墓道长达30米,宽约5米,为在山坡上凿制而成,呈北低南高斜坡状,倾斜夹角20度,墓道内填红褐色夯土,杂有不规则自然巨石。一号墓墓道上部多被采石破坏。前段石质欠佳,尚留一段可见原貌。墓道与墓门相接处,有一长7.2米的平面,与墓道同宽。在此平面上,有一与墓门等宽,长3.2米的斜底坑,北端最深处距平面72厘米。甬道自墓门至横堂,长16.6米,宽2米,高2米,填塞石五组,共20块,塞石每块长约3米,宽、厚各约1米,每块重约10吨,墓室面积达200多平方米,总长28米,最大的室为横堂,长9.47米,宽3.7米,高3米余,主室位于横堂北直对甬道部分向北伸入,在甬道上凿出三对侧室,两两相对,前部两对为正方形,稍后一对为长方形,横堂西壁北端向西凿一小甬道,在其西端南北各有一室,南室为厕所,北室为沐浴室,厕间设施考究,由特制青石构件组装而成,由蹲坑、踏脚板、靠背、右栏及握手、地下排水系统等部分组成,科学合理而实用;沐浴室,在西南角门侧用磨光石条砌出方形抹角浅浴池,整洁大方。另在横堂东侧后壁向北再向东凿制同西侧之厕间、沐浴间相同的二室;另在横堂北壁主室西侧向北凿制出一东西长南北宽之墓室。该墓除甬道外,共有十三间墓室,各室均设有门道,原装有木质门扇,门朽无存,留有门窝、封门器窝及门枢窝的上下窝槽及个别门枢铜饰件。墓内排水系统完备,各室以沟相通,利于泄水。该墓严重失盗,但墓室保存完好,出土文物主要有各式陶俑、陶金饼及各种金属物件等。二号墓位于一号墓东侧140米处。形制、结构大体同一号墓,唯甬道较短,长10.58米,宽度相同,其上有两对侧室,靠墓门侧室为长方形,而北侧一对侧室各为前后两室,主室形制同一号墓,横堂西侧厕间与沐浴室亦为在横堂北壁西端向北再向西凿甬道,然后在其端向南北各凿一室,南为厕间,北为浴室,厕间有蹲坑等设施,而沐浴间有浴池等;横堂东亦凿一室。二号墓比一号墓略小,全墓共十一室,总面积约187平方米。室顶大体同一号墓。该墓早年被盗严重,出土遗物也与一号墓大同小异,以各式陶俑和陶金饼为最多。该墓道部分保存较好,在墓道北端山体上,凿制出“■”形排水沟,以防山上水下泻冲刷墓道封土。驮篮山二墓,造型风格相同,结构略异,墓道相似,墓门处理相仿,墓内设施也大同小异。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二墓的做工精湛。石壁雕凿平整,内壁均以澄泥遍涂3-5层,再以红色平敷,室内装修技术娴熟。墓室的顶计有四角攒尖顶、平顶、盝顶、两面坡顶等,可以说,汉代所有的房顶形制在这里都用上了,两墓都有完备的排水设备。一号墓塞石自铭“前山”,同时在横堂东侧一室中存有散乱的铁甲片,说明一号墓是男性墓,其主人当为楚王。二号墓当属王后。这完全符合西汉时期帝王陵墓“同茔异穴”制度。(三)狮子山楚王陵徐州狮子山楚王陵是徐州汉兵马俑的主人墓。它的发现是在发掘兵马俑之后,我经过6年的不懈努力,于1991年7月12日找到的。1994年11月经国家文物局颁发发掘证照,当年12月动工发掘,次年3月底基本结束。由我和邹厚本同志任领队。该墓位于兵马俑馆东400米的狮子山主峰南坡,凿石成墓,早年被盗,有3间耳室和1座陪葬墓未被盗墓者发现,保存下来一些重要文物。该墓由墓道、天井、内墓道、甬道、耳室、侧室、棺室及陪葬墓等部分组成,总长117米,宽13.2米,面积850多平方,凿石量达5100多立方米。是历年来在徐州所发现的规模最大出土文物最丰实的墓。但该墓尚未按原设计要求建成,室内有许多地方遗留下诸多待完成的痕迹。墓道分内外两部分,外墓道又分前后两段,前段长29米,宽9米,未建成,其上残石林立,为了下葬方便,在残石上用夯土做成斜坡道。后段长20米,宽3.45米,平底,深达14至10米,两壁平直,裂隙处用特制石料砌补;内墓道位于后端,北接墓门,长19米,宽2.05米,深5.20米,其上为天井,天井长18.6米,宽13.2米,深11~8.5米,四壁平整,裂隙部分用特制石块填补。内墓道两侧有三间耳室,西侧两间,东侧一间为E1,有二门。内外墓道相接处的外墓道北侧,有一陪葬墓,未被盗,从出土铜印得知,其主人为食官监,他陪葬有五鼎、四璧、二璜、四把铁剑,一套玉枕,两面铜镜及陶器,陶俑等,一堆铜钱位于足头。三间耳室,功能分明,东侧耳室为厨间,出有大量炊具及陶瓮等,并有下邳、兰陵、符离、萧邑的封泥,说明这些东西多系这些属具贡奉的。内墓道西侧W1为御府库,出土文物特别丰富,门内有玉豹守门,室内存放的铜兵器有剑、戈、戟、矛、铍;铁兵器有剑、矛等;铜容器有舫、锺、鼎、匜、盆、勺等;玉器主要为酒器卮,耳杯、高足杯及玉蝉、玉环等;漆器多腐烂,计有耳杯,圆奁上的银、铜扣件等,同时还有“彭城丞印”、“太仓之印”、“内史之印”等封泥。如两捆铁剑上放置“楚中尉印”封泥。W2为储藏室,计有铜鉴、壶、锺、灯、银娟、银盆、银鉴等。还有一对铜豹放置在室中央,这些器物也多为贡品。该墓甬道内的各室被盗,盗者从墓门入墓。墓之封门塞石被拖出四块,在盗洞及墓门被拉出的塞石上散存着各种文物,有铜钱,玉器及铜器残件,铜印章等,金缕玉衣被拖出室外,在塞石上把金缕抽走,玉片被弃置于塞石上或塞石夹缝中,现存玉片4000多件,个别玉片上尚存有金丝,玉璜、玉璧散落各处,一片狼藉。墓门与甬道高宽相同,高1.96米,宽1.95米,用16块塞石并排叠压封堵,每组4块,共4组,计16块,总长10.5米,把这段甬道封堵的严严实实。甬道总长39.36米,甬道上凿出六间侧室和两间储藏室,东侧四室从南至北为E2-E5,从盗后残迹看,E2为钱库;E3未凿成,E4为一陪葬墓,在此室清理出女性牙齿及玉舞人、玉璜等遗物,该室除木门外,又用空心砖封堵;E5亦为陪葬墓,盗掘惨重,只清理出少量陶片封门方法同E4;甬道西二室,南为W3,清理出铜镜残件,铁甲片、铜镜、铜弩机等,北边为W4,主要出有铜印、铜带钩和一对玉龙等。看来此为印库,甬道北端接横室,因西东不在一个平面上,暂把东侧编为E6室,室底比西室高25厘米,该室较宽大,东西长4.58米,南北宽3.40米,高1.97米,该室遗物不多,主要有玉鼻塞、玉璜及死者遗骨,计有头骨,骶骨、肋骨、骰骨等,从迹象看,原来棺椁就放在这里,西半部为W5,长5.4米,宽3.24~3.44米,高2.2米,该室遗物异常丰富,主要有玉璜、玉璧、成组漆玉棺所镶玉片图案及玉件,玉龙、墓主人骨骼等,从E6和W5至后室、有一个过道,长4.25米,宽2.07米,高1.84米,过道底部南低北高,呈斜坡势,后室东西长7.98米,南北宽3.37米,高1.87米,出土文物以乐器为主,有石磬、琴瑟钮,玉管,铁甲衣片及铜镞等。该墓建造,巍伟壮观,但并未按原计划建成,从现存情况看,到处残留未完成残迹,排水设备也未来得及开凿。此墓的主人死的突然,属于草草埋藏。(四)龟山汉墓龟山位于徐州市西北9公里处,为一高约40米的石灰岩山包,因其形似龟故名。现位于徐州市九里区拾屯镇境内。1972年6月,南京博物院曾在龟山西麓发掘过一座西汉竖穴洞室墓(未被盗掘),出土一些铜器、陶质金饼等重要文物,个别铜器上有“文后家官”,“丙长翁主”铭文,似为陪葬的翁主墓。该墓编为龟山一号墓。1980年在其墓南侧又发现了一座岩洞墓,编号为龟山二号墓,该墓实为两座并列的夫妇墓,由南京博物院和铜山县文化馆于1981年11月和1982年11月分两期进行发掘。该墓早年被盗,盗掘惨重。1990年春天,龟山两村民从北墓道进入,对未清理的南甬道后端一组(第13组)塞石进行拨弄,把其上边一块砸坏,进入甬道,发现南甬道中的三间耳室。这三个耳室,由徐州博物馆进行清理。1992年夏天,铜山县文化局又对南墓道、甬道进行清理,拉出塞石13组等26块。至此,该墓的发掘工作全部结束。该墓由墓道、甬道、耳室、侧室、前堂、棺室等部分组成。为同茔异穴夫妇合葬墓,因中有壼门相通,故报告将其视为一个墓。通观全墓可知,南侧墓为主墓,即楚王墓,北侧为副墓,即王后墓。楚王墓由墓道、甬道、塞石及V1—XV号墓室组成。王后墓亦由墓道、甬道、塞石及I—V号墓室组成。为便于介绍,特以龟山二(男)号墓和龟山二(女)号墓(以下简称“男墓”、“女墓”)分别介绍:男墓:墓道位于西端,露天,分前后两段。前段未发掘到头,宽4米,后面呈梯形,东接甬道,与墓门同宽,西接墓道前端。因山坡关系,前端距地表深度2.4米,后面最深达7米,露天部分以夯土填实,夯层0.7米,层间夹有碎石层。甬道位于墓道东端,直接墓道,甬道口也是墓门,高1.78米,宽1.06米,全长51.2米。甬道中有三间耳室,南侧一室(XⅢ),出土陶俑3件,陶马4件,还有铜质马衔镳、铁环,铁钩形器等。该室门直对XTV室,XTV把甬道截为两段。该室距墓门28米,东壁距IX室23.2米,室东西长4.8米,南北宽4.64米,顶高2.55米,为四角攒尖顶。东北角有一方形水池,池面有一方形石块,在西壁处有一陶盆和一件陶俑。该室西壁向北通一门,入XV室,XV室南北长7.9米,东西宽4.4米,顶高2.4米,壁高1.85米,呈长方盝顶,中间有一立柱,室内放置陶俑一件,陶马六件,及铁衔镳、铜弩机、铁钩形器等。甬道封以塞石,每组上下两块,十三组,共26块。塞石长方体,长1.65~2.48米不等,2.3米者居多,宽约1米,高约0.9米,制作较粗糙,不太光滑。塞石的两端多有刻铭或书铭。特别是第一组上层塞石前端上雕刻一篇文字为墓主遗训,内容曰墓主葬制简约皆葬瓦器,请“盗墓”者不要盗掘该墓。该墓除甬道三间耳室外,还有主室、侧室、厕所、厨房等七间及水井。其中有两间较大室,中间皆有擎天柱,最大的墓室(VⅡ室),面积达60多平方米。女墓位于北侧,墓道、甬道基本同男墓,唯只有一间耳室,塞石也少两组,两墓道相距约20米。女墓除甬道上一间耳室外,另有4间主室、侧室、厨房等。从现存情况看,两墓之间壼门(通道)是由女墓凿入男墓,从而可知,男性先葬,女性后死。从该墓出土之银质龟钮“刘注”印看,该墓为第六代楚王刘注,死于汉武帝元鼎三年(前115年),刘注在位14年。刘注夫妇墓建造独特,墓道较小,有长而窄的甬道,墓室结构复杂,但各室凿造粗约,凿痕粗壮明显,部分室顶呈拱形,在女墓的室顶专凿制出不规则“圆形”体,似为天空中的星辰,但很不规范,其性质尚待考定。该二墓各室及甬道,墓道有系统的排水设施,且粗而整齐。该墓部分室较宽大,清理出许多瓦片,似在室中又建有木结构的建筑,这与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夫妇墓相类。因该墓多次被盗,出土文物不丰富,计有各式陶俑、陶制麟趾金、铜矛、五铢铜钱等。特别是“刘注”银印的出土,使该墓有了归属,对研究西汉王墓具有重要意义。另外,该墓还出有一些枣、梅、杏、酸枣的果核,对研究西汉中期殉葬制度和当时水果的种植有一定价值。(五)东洞山汉墓又名石桥汉墓,1982年10月,位于徐州市东北8公里的石桥石灰厂,开山采石时发现一墓,徐州博物馆进行清理。编为二号墓,墓向西北偏西80度。该墓南约10米,另有一墓,曰一号墓。该墓约在元代被盗,明正统二年(1437年)编撰的《彭城志》称此山为洞山,称该墓为“仙人洞”,后人曾在甬道上雕凿佛像三尊。一号墓亦西向,北偏西85度,由墓道、甬道、耳室及六间墓室组成。墓道长4.2米,呈坡状露天,稍宽于墓门。墓门与甬道同宽高,甬道长46米,宽1.2米,高1.82米,距甬道口18米的甬道北壁有一南北长4.2米,东西宽4米的耳室,耳室高1.95米。因该墓早年被盗,封门设备无存,其封门方式尚不可知。六间墓室,直对甬道一室有东、南两侧室,北壁一门通北室,该室最大,中有一擎天柱,其室北面有室,一室特小,似为厕间,主室长10.2米,宽7.2米,高2.8米。多为拱形顶,个别小室呈平顶,墓室凿造粗糙,不加修饰,底部为在一个平面上,有排水设施。二号墓为王后墓,未被盗。但是,此墓系采石时发现,工人先行入墓,把一些大件文物拿出来,失去原位。个别文物也受到破坏。二号墓与一号墓平行,墓门亦向西,平面呈刀形,通长24.2米,甬道长19.9米,宽1.1米,高1.82米。墓道未清理。封门用长2.6米,宽0.8米,厚0.75-0.9米的塞石两块叠压封堵,距封门3.5米的甬道内,有一堆碎石,为倒塌的第二道封门,只有一间墓室,东西长4.3米,南北宽3.5米,高2.05米,室为平顶。无排水设备。出土文物较丰富,计有七件铜鼎,二件铜锺,二件铜勺、三件铜灯、一件行灯、三件鎏金铜盘,二件鎏金博山炉及四件铜镜等;玉器主要有玉璧、玉璜、透雕玉环、玉舞人,玉佩、玉贝、玉觹等;漆器较多,已朽坏,保存了诸多银扣件及兽足漆案腿。该墓中所出铜器多有刻铭,如“明光宫”,“明光宫赵姬锺”、“赵姬沐盘”、“王后家盘”、“赵姬家”等。于1997年7月在一号墓南侧10米发现一墓道编为三号墓,由徐州博物馆进行了清理。三号墓由墓道和甬道两部分组成,通长32.4米。墓道长16.5米,分东西两段。西段宽3.2米,长12.5米,从东部3米处内收,南部内收平缓。墓道东段长4米,宽1.2米,有喇叭口状。甬道口宽1.02米,高1.8米,用上下二塞石叠塞。塞石为长方体,长2.4米,宽0.91米,高0.81米。甬道长15.90米,甬道底东高西底,无墓室、棺木藏于甬道内。出土文物不多,仅有铜镜两面、七子奁等。(六)卧牛山汉墓卧牛山位于徐州市城西2公里处,该墓建在山之东北坡上,上个世纪80年代初,由徐州博物馆发掘。凿山成墓,墓门向南,方向正南北。由墓道、甬道、前室、后室和侧室构成。墓道底部呈15度斜坡状,甬道长18米,前端宽2米,后端宽1米。后端至山坡顶6米,墓门高1.8米,宽1.05米,甬道与墓门同宽高,前甬道长2.5米,前室南北长3.5米,宽5.9米,高3.2米,前室顶为两面坡式。前室至后室以甬道相连接,长9.4米,宽1.05米,高1.8米。后室(主室)长6.5米,宽5.6米,高4米,顶亦为两面坡式,底部铺以石板,较零乱而不规则,室内散乱放置板瓦,筒瓦、似该室后搭建有木结构棚房之类建筑。主室东侧有一室,长4米,宽3.8米,高3.5米的侧室,为两面坡顶,该室南壁处有一水井,各室四壁凿制平整,底部有排水设施,纵横相连,前后相通,主室出土人骨架一具,头南足北,葬具朽无。墓葬早年被盗,器物多破碎,计有瓷罐残片,陶猪圈,红陶盆,铁矛头,铜器饰件,小玉环、无字玉玺、玉觹等,铁器有铁殳4件。另有“大泉五十”铜钱120枚,大布黄千1枚。该墓时间约在西汉末年。

还未发现的西汉诸侯王墓

汉墓是指中国西汉、新莽和东汉时期的墓葬。据不完全统计,已经发掘的汉墓约在万座以上。主要是统治阶级的墓,其中属于诸侯王一级的有20多座,列侯一级的约80座。发掘的汉墓资料,对研究汉代的社会经济、物质文化和丧葬制度,有重要价值。从构筑分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在地面挖出长方形竖穴土坑作为墓室,称土坑墓;再在坑底用木板构筑木壁墓室,称木椁墓;用空心砖或小砖或石板(块)砌筑墓室,则分别称为空心砖墓、砖室墓、石室墓。一种是在竖穴土坑底部的一端或一侧掏出横穴作为墓室,称土洞墓或洞室墓。另有在山上凿洞建造的,称作崖墓。空心砖墓和砖室墓有的也在土洞中砌筑。在许多大型砖室和石室墓中,还流行彩绘壁画为装饰,称壁画墓。在石室墓壁上雕刻各种画像的,称画像石墓。在砖室墓中另嵌入一种模印画像的砖,称画像砖墓。诸侯王墓的构筑方法与一般汉墓大体相同,但更为复杂。竖穴土坑的,有多层棺椁,棺椁外设黄肠题凑,例如北京大葆台汉墓,长沙咸家湖汉墓。凿山为墓的,布置多侧室,多耳室,例如满城汉墓和曲阜九龙山汉墓。有的还采用竖穴和凿洞相结合的做法,例如广州南越王墓和徐州北洞山汉墓。北洞山汉墓的主体建筑是采用开凿山洞的方法,而府库仓厨等附属建筑则采用开凿竖穴石坑、再行砌建的方法,这与南越王墓的建筑形式基本相同。

相关阅读


上一篇:苏州定慧寺
下一篇:没有了